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长者之风 楷模之行

长者之风 楷模之行
  

  长者之风 楷模之行

  ——见贤思齐

  

  

    

  长者之风 楷模之行

  宝鸡市铁五处中学 齐宗让

  从事教育工作已逾三十年,回味走过的教育生活之路,对我影响最大,令我最敬重的要数我刚当民办教师时,作我校长的傅宗明先生了。

  远看先生,个子不高,其貌不扬;近看先生,却温文尔雅,相貌堂堂。与他交往愈深,这种印象愈深:其行事果敢明快,开宗明义,一如他的名字,令人甚是佩服;其为人低调厚道,至真至善,极具长者之风,让人甚感可亲;其学识扎实厚重,深广渊博,更兼儒道之气,使人深感可敬。时至今日,我依然认为他是我教育乃至人生之路上对我帮助和影响最大的人,对他,我永存敬意与感激。

  我高中毕业任小队会计,到1976年,学校缺教师,他打听到我上学时成绩不错,便杜绝“后门”硬是把我要到学校,使我成为令人羡慕的民办教师。因为其时民办教师比之农民,除挣满工分外,每月尚有6元津贴。这6元钱,现在看来毫不起眼,可在上世纪70年代,对我这样因失怙而坠入贫寒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它解决了我家的燃眉之急。我自然对傅宗明校长心存深深的感激。

  刚到学校,他便让我教毕业班数学。说实在的,那真是“厩里无马用驴支差”。记得我这“文革”中的高中毕业生,论学业却不及初中生水平。我对他说了我的困惑,他说:“不要紧,听老师们说,你上学时基础好,只要努力学习,热心教育,可以教好学生。我虽是“文革”前的高中生,可好多知识都遗忘了,咱一起学习,边学边教。”他言必信,行必果,当时我们就定下计划:每天晚上学习三小时。可在当时,要学习谈何容易,农村常停电,我也无书本。当我说及这些,他说:“没电咱点油灯,没课本我找旧课本,困难不怕,就怕咱不能持之以恒。”

  就这样,我们两人便在每晚共点一盏油灯,头碰头开始学习。每晚的学习,他先给我讲解,随后我们一起做题。当我在他的帮助下学完了初中数学和部分高中数学时,发现书店竟有了“中学数学自学丛书”,我们将这套书买来也一起学完了。学习中我们所完成的作业,在16开纸上竟逾一尺厚。看着这些作业,我思潮翻滚:想到付出时间,付出心血,付出感情的学习过程,想到获得的长足进步,想到他讲数学时那睿智干练而不乏幽默的语言,因势利导而循循善诱的态度,我对他愈加感激。我同时想,像傅宗明校长这样的引路人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那几年,真是“春潮带雨晚来急”,在他带动下,我校教师学习成风,教育热情高涨。人人学习,个个进取,教师争着抢着给学生辅导是常事。我们还常在下午放学后,借自然光给学生辅导,不到天黑不走人。这种辅导场面是我们学校的一大景观,也是几十年来一留存于我心灵深处的最为美丽的画面,至今那些年考上学后来干出一番事业的学生与我相聚,共同回忆起当初的情景,都感到有一种别样的甜蜜与幸福,都对傅宗明校长赞口不绝,充满感激与敬意。

  是的,他任校长那几年,是我们学校最辉煌最风光的时期,也是我们师生最幸福最快慰的时期。因为其时,我们的学生,实现“鲤鱼跃龙门”般的飞跃,考上学的人数总是在全公社所有学校中稳居第一。而我作为初中数学把关教师,专业基础随时间推移更为牢固,工作随经验积累更为出色,学生成长我也成长。1977年高考恢复,我成为全公社初选考上大学的七个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得到消息的当天晚上,从不失眠的我激动得失眠了,面对现实,回味甘苦,感慨命运,憧憬前途,自然想到了对我帮助和影响最大的傅宗明校长,当时想当命运改变时一定要报答他的恩情。

  虽然最终未被录取,可我的大学梦却一直做着。可现实总是严酷,梦虽美,圆却难。因为随着四个弟妹的相继入学,家庭负担越来越重,我也就只能安心当民办教师,与年逾七旬的爷爷一起挣工分来养家糊口了

  直到1982年,师范学校开始招民办教师,我考学的理想之火又重新燃起。凭着厚实的功底与当年考上大学的自信,我以全县第三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而我的同事在继我第一个考上师范后,也相继从农村考了出来:或上了师范院校,或转为公办教师。这同样令我们公社其他学校的老师羡慕。我以为,无论是我的同事还是学生,“是花都在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好校长,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就可以带出一大批好教师,就可以超水平培养出一大批人才。

  因在师范学校成绩遥遥领先,毕业时我有幸参加统分,工作后我一如既往坚持学习,1985年参加成人高考,以数学满分被录取,随之通过连续六年学习,先后取得了大专和本科文凭。虽未进正规大学,却最终圆了大学梦。虽然后来学中文也改教语文,可无论怎样改,学习的习惯没有改。由于从傅宗明校长那里学来的不仅有科学知识,更有崇高的敬业精神,于是教语文后,我刻苦钻研,辛勤耕耘得到了比较丰厚的回报,所带的第一届学生,中考成绩就名列前茅。学校鼓励我哪些特殊方法是常用的白癜风疾病的疗法跟着这个年级继续往上走,于是我把这届学生从初一教到了高三。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届学生的高考语文平均成绩竟然名列全县第一。

  1994年学校迁到了城市。环境变了,条件好了,但我的学习从未放松。为了充实自己,我连续四年自费定了《中学语文教学》进行学习,也挤时间读文史哲著作,同时写了不少的读书笔记今天是小年,年味儿越来越浓了与生活随笔。随之教学水平明显提高,所教每届学生的高考成绩都能在区上名列前茅。由于成绩突出,1998年,被评聘为中学高级教师。此后,我再接再厉,把书法,写作学习与教学实际结合,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书法作品多次获得不同级别的奖励,所教学生有不少在全国硬笔书法大赛中获奖,自己被聘为东方书法家协会理事。一些“豆腐块”文章也在 “中国航天报”,“硬笔书法报”,“宝鸡日报”,“白城日报”和一些著名网站上发表。

  回想自己取得的虽在他人看来不值一提,可在自己却仍敝帚自珍的进步与成绩,我对校长兼师长的傅宗明先生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现在想来:在我学业与事业的起步奠基之时遇到了一位学识与人品俱佳的长者与楷模,我少走了许多弯路,同时有这样可遇而不可求的友情相伴与浸润,使我一直以来与幸福相伴而行。上帝真是可爱,待我一点不薄!

  我离开当初任教的学校与傅宗明校长已有28年之久,如今他已退休在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深,我以为,用鲁迅先生的“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来形容我们的交往与感情恰当不过。是的,每当回到乡下见到当年的同事或村里的老干部,我们谈论最多的还是傅宗明校长。我的同事都认为,如果没有遇到傅宗明校长,我们难以达到今天的境地,或者至少要晚几年才考学出来。而村里的老干部都说要给傅宗明校长立一块碑,来纪念他为我们村教育所做的巨大贡献。

  现在由于工作和距离的原因,我与他见面较少,可我们的联系未断,前年他妻子因病去世,我与同事曾相约看过他一回。他中年丧妻,这次又老年失伴,我都感到上帝不公,不佑好人。也担心受到这样沉重的打击他会挺不住,可见面后看到他依然身体康健,性格开朗,我知道这是他天性中的淡定与豁达给了他处变不惊,临难从容的勇气和力量,帮助他从灾难中完成了自我救赎,这令我更加崇敬。后来我的长女结婚,他也来过我家一趟,但都是来去匆匆,交谈甚少。当年想要报答他,到如今仍未回报多少背部白癜风有什么危害呢,却依然蒙受着他更多的关心和支持,这令我更加愧疚。现在我特别希望他健康长寿,使我有机会报答他的恩情,也希望我能与他相聚数日,向他讨教人生。

    

  2010年5月25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