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野菊花的爱情

野菊花的爱情
      
   
      
    秋日的天空干净而明亮,几朵白云轻轻柔柔的飘走在头顶。走在弯弯曲曲的石板路上,路边几只鸭子在刚收割完的稻田里欢快的觅着今天的美餐。远处,漫山遍野的金色野菊花,开得那么烂漫。黎庆幸自己来对了地方,这个开满野菊花的地方。
    黎的父母都是县机关的干部,怎么也弄不明白黎这小丫头怎会有去小乡村锻炼的奇异想法。只有黎自己明白,打从小时候去外婆家,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就对野菊花有说不出的爱。
    打扫好自己的小屋,这北京那里有好的白癜风医院才发现肚子咕咕叫得厉害。一切都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只有先去街上餐馆吃。才八点半,小街上的几间餐馆都已经关了门。黎开始咒骂这鬼地方。
    坐在窗前,忽然想起妈妈热腾腾的饭菜来,黎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来。后悔不应该不听妈妈的话,应了妈妈的那句话,来这小乡村活受罪。
    “笃笃,笃笃”窗玻璃轻轻作响。
    “谁?”黎有些紧张。
    “你的领居。一起来吃晚饭?”一个男生的声音。
    黎打开窗户,窗外一张瘦瘦的脸,架了一副和脸不相称的宽边眼镜。
    “我叫阿勇,一个学校的。就在你隔壁。”
    黎这才想起傍晚的时候好像瞧见过的。
    勇的小屋,干净而整齐,不像是男生的房间。
    “才来的时候和你一样,没饭吃。所以知道你今晚要挨饿。”勇一边盛饭,一边说道。
    红苕稀饭,几只咸蛋,一碟炒四季豆,黎吃得狼吞虎咽,这个会做稀饭的男生真是让人感觉很温馨。
    第二天早上醒来,黎意外发现后窗外的石壁上竟然爬满了野菊花的藤。大大小小的野菊花,挨挨挤挤,竞相开放着。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冲进勇的小屋,叫“野菊花,那么多野菊花……”
      
    勇常常来黎的小屋,每次都带来一束野菊花。小小的,金黄色的花瓣,还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插在窗台上的空玻璃瓶里,秋日阳光的照耀下,开得热烈而灿烂。
    黎明显感受到勇对自己的关怀,黎却觉得,勇太瘦小,太温吞,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白马王子。自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便宜点己的白马王子是健   黎告诉勇健的事情,勇却淡淡一笑说:“我喜欢你,我愿意对你好。”
    “那我叫你哥,大哥。”黎咯咯笑。
    勇还是一脸淡淡的笑。
      
    黎和健的恋情依然如火如荼,勇依然是黎小屋的常客。黎一边在电话和信息中继续着和健的激情而浪漫,一边在小屋享受着勇大哥般的呵护和温情。
    黎常常跑去后窗看野菊花,有时候轻轻的抚摸金色的花瓣,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有时候欢快的哼着歌儿,像只快乐的小鸟。
    这天,勇找到黎的时候,房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黎呆坐在窗前久久一动不动,紧闭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哪家治白癜风的医院好
    “哭出来吧!”勇轻轻的拍了拍黎的肩膀。
    黎使劲的摇了摇头。
    “呵呵,借我的肩膀让你靠一靠。”
    趴在勇的肩膀上,第一次,黎觉得瘦削的勇的肩是那么的宽厚,那么的温暖。
      
    曾开放得那么热烈浓郁的野菊花渐渐凋谢了。只剩下有些苍老的藤,单调地挂在萧条的秋风中。
    黎和健的恋情终于结束了,虽然黎早知道这校园里青涩的恋情都会因为毕业后的天各一方修不成正果的,但还是为自己的初恋伤心郁闷了一阵。
    勇还是黎小屋里的常客。偶尔做黎爱吃的稀饭下咸蛋,邀请黎一块儿割掉已经有些干枯的菊花藤。说是割了枯藤,来年的春天才好重新发新藤,花才会开得更艳。但和黎好像很有默契,从不曾提起过黎害怕提起的关于爱的话题。
    黎明白,自己迟早是要回县城父母身边的。自己和老家在这个小乡村的勇应该不会有将来。
      
    午间,有个孩子肚子疼。黎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勇过来,拿来一红领巾熟练捆在孩子的胳膊上。叫孩子在他的床上躺一躺。
    看勇起身时,轻轻的给孩子掖了掖被窝,然后一个轻轻的吻。一瞬间,黎发现自己竟然决定爱上勇。
    有伙伴问黎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勇的。黎也不知道,也许很久以前就爱上了吧,从那稀饭开始?也许真正爱上是从那一瞬间的不经意开始,从那个不经意的爱的动作开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