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理发_3

理发
儿童节这天上午没出门。下午三点,出来透透空气,一想,还是去护城河附近的树荫里消消暑吧。出门天气出奇的亮眼,没有一丝的风,偏西的阳光正是火辣辣的烤人。
这片绿荫,在护城河以南,中海紫御公馆以北,遮天蔽日的粗大高耸小叶杨下面,是一条长长的绿化带,以云松,冬青为多,还有错落有致的成片花草绿地。乘凉的人不多,只有几个看孩子的男女。
我选择了个僻静阴凉的去处,坐在简易的连椅上,微风吹过,透心的爽快逍遥。这时,忽然想起,女儿说的话来,离开北京前,爷俩吃个饭,这不还有四天的时间。
我拿出,和女儿联系上,周六人大上课,定好礼拜天上午小聚,在下榻附近吃饭。这时,我想起了来京前, 五一 和秋高哥一家吃饭时,说起女儿晗晗也在北京上班,有机会让两个孩子见面认识一下。我把这情况和女儿说后,很愉快的答应下来。
本想回家后理发的,一个多月没理了,过油的偏长的头发,又挂满了半头白霜。考虑礼拜天和两个孩子吃饭,别给留下邋遢老态的形象,看找个便宜的店,理理发,油。来京多年从没花钱过油,都是回家,家里便宜。最多步行到下榻附近的物美连锁店,晚上光理发不油,只收十元,和家里差不多价钱。
一个多小时的避暑,清爽可人,还是找个略微合适的小店,把头吧。我想到了下榻门口,天天门头若市的理发店来,去那里看看。
进去的巧,没有一个客人,清一色的几个小伙子店员,正没事的玩弄着手机,见我进来,忽的彬彬有礼的站起来,挣着为我服务。我说油,最便宜的多少钱,六十元,一小伙子说。我正准备离开,年轻男老板热情地作了一番温馨介绍,说的我没有了离开的勇气,最后狠心要了八十五元的油服务。
店员热情周到的服务,和精湛的手艺,在我的一阵忐忑后悔的恐慌中结束,还不错,最后结账少要了五块钱。这是我有生理发以来,最昂贵的一次理发。
理完发,从隔壁菜店买了一绺蒜苔,五个馒头,总共花了八元角,是理发费用的十分之一。一次理发,花去我十天的伙食费,心疼的很,后悔的很。晚上为此也没睡好觉。今天,一想,唉,花了就花了吧,为了和两个孩子吃饭,值得。
昨天晚上的睡不着觉,像是按着了穿越时空画面的回车键。有生以来的理发影像突突冒了出来。
小时候的理发,是爷爷的剃头刀,在头上刮个澄明透亮,只在头顶留一撮或几撮头发,凉快又好玩。少大点,就到集市上让担剃头挑子的人,用推子理,没有发型,平头,只要舒服,不知丑俊。那时,只花五分钱完事。
知道爱美的学生时代,由于头小,发又细软,不好整型,只能是平头,纯粹的乡巴佬头。这头型一直保持到结婚。那时,只是纯粹的理发,没有白发,不知道打蜡,油干什么。
人到中年,改不了的平头,也就是平常说的学生头,开始改成一边分的平头,除此之外,没有第二种发型合适。年龄的增长的同时,白发也开始爬上了头,直到几年前,照镜发现,白发苍老的样子,开始走进了油高消费的行列。
农村城市理发店都有油服务,并且都有几十元不等的价位。先选价格后选店,哪里便宜哪里去。有很长时间,选准了一个店,三十元最低档次,而且,理发油都不错。自从发现乡下父母那里一个同样染料,价格二十元,服务还好的去处,便落地生根,非此地不理发油。
昨天的打破常规,是来北京的第一次高消费,回到下榻的穿衣镜跟前,仔细打量高消费效果,除了头发黑了,似乎比以前更苍老,更不敢照镜子了。
我想,这是第一次在大都市高消费,也是最后一次高消费,一个平平常常的头,竞花费了十来天的伙食费,可惜了,可以了!
二0一八年六月二日
随机推荐: 懒人沙发充气 一次性内裤女 爱淘宝 一元购物券 麻辣王子 红色可爱上衣
相关的主题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