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闪光的道钉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闪光的道钉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巷道里充满着湿漉漉的硫磺气味,采矿场传来阵阵隐隐的炮声。我们井下钉道工在泥垢沾满的坑道里奋战了几天几夜,把轨道延伸到离采矿场不远的叉道口,如果要想通车拉矿,还有200多米的铺轨任务。真是到了关键时刻啊!我的心火烧火燎。钉道工的活儿又脏又累,整天泡在井下泥里水里。师傅退休之后,领导把小组长“官衔”套在我的头上。
  我们坐在巷道的通风口歇息,昏黄稀疏的灯光下走过来一位老工人。
  “师傅,您来么事?”我一看见师傅,急忙迎上前去。
  “给你们当个参谋。”
  “那您歇着,在旁边给我们指点指点就行。”我搬一块石头请师傅坐。
  “歇?我不晓得在家里歇?来,抬钢轨!”师傅白了我一眼,手翻着钢轨招呼着大伙,我们都曾是他手下的兵。大家都晓得他的犟脾气,也没有去拦他。没想到师傅干活还是在职时那样地拼命,一二百多斤重的钢轨,他和小伙子一样一人一头,师傅的参与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力量。不一会儿功夫,我们就抬了十几根。突然,只见师傅一个趔趄,身子晃了几晃,一手扶住帮壁,稳住了身子,一手还紧紧抱住肩上的钢轨。我赶紧跑过去接上,师傅慢慢地蹲下身子,一屁股坐在石块上,脸色苍白,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师傅,您的脚怎么啦?”经我这么一喊,工友们围过来,急切地问。
  “没,没什么。”师傅双手紧紧地按住长统胶靴。
  “师傅,让我看看吧!”我掰开师傅的手,脱下他的靴子。大伙一看见,惊呆了:他的右脚裹着白纱布,印着斑斑点点的酱红的血渍。
  “师傅,您┄┄”我埋怨道。
  “嘿┄┄”师傅淡淡地一笑:“害鸡眼,没关系。早上你师娘是不许我来,还骂我算个啥。我说,啥也不算,我当了一辈子钉道工,就算个道钉吧!”
  他顺手从轨道边的泥水里捡起一颗道钉,就:“你看,这道钉长不过几十厘米,重不过半斤,然而轨道可少不了它啊!”
  我心头一热,又惭愧又激动。师傅的形象一下子在我面前高大起来。师傅,您在矿山建设的轨道上,不就是一颗闪闪发光的道钉么!
  随机推荐:淘宝教育网 淘包网 购物券 淘宝优惠券怎么使用 淘宝官网登录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abc.bavlo.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833
  
   http://www.e10100.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587
  
   http://bioimagingcore.be/q2a/153144/%E5%87%A0%E7%97%95%E8%BF%9C%E5%B1%B1%EF%BC%8C%E4%B8%80%E6%8A%B9%E6%9D%91%E5%BA%84_%E6%95%A3%E6%96%87%E7%B2%BE%E9%80%89_%E5%BF%83%E6%83%85%E9%9A%8F%E7%AC%94
  
   http://xn--------um----mw2d1rese37uzpc.guanyo.com/viewthread.php?tid=1173773&extra=
  
   https://blog.dlg.galileo.usg.edu/?p=4460&cpage=1#comment-643556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