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谁是孩子他妈

谁是孩子他妈
      
   
      
    赵季林大学毕业后分到一家建筑公司上班,上班不到半年,因公司不景气,又和公司领导相处不好,就辞职去了深圳。他在深圳一家房地产公司里一干就是六年,学得了一身本事,也积攒了不少钱。他想,该是他大干一场的时候了,就回到家乡的县城注册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
    他套用沿海地区的先进管理模式,再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且他又懂管理,至使公司的经营一天天地扩大起来。一年下来,他的公司和他的名字已渐渐地被本地市民所熟悉,先是市晚报的记者采访他,然后电视台又邀请他去做节目。
    人一出名,各种各样的事就会接踵而来。
    这天,他刚下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有事求见他。
    “我姓罗,是孤儿院的院长。”罗院长先是自我介绍,然后才道明来意。
    原来孤儿院有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刚生下来时就被人放到派出所的门口,又被派出所送到孤儿院北京看白癜风好专科医院。说也奇怪,派出所的人员刚看到这个小孩时,小孩的身上就挂一个写有其生父的名字的纸条,纸条上写道:其父,赵季林,左耳下有一颗小黑痣。经过登报寻其父母,但过去好长时间了都没人来认领,要想在这座一百来万人口的城市里寻找一个默默无名的赵季林谈何容易。这小孩虽来历不明,但生下来就白白胖胖的,一双滑溜溜的黑眼睛,甚是讨人喜爱,遂被孤儿院的罗院长收养下来。
    罗院长收养后,为小孩取名赵旭,心想再慢慢地寻探其生父赵季林。没想到这一寻就寻了六年,直到赵季林上了报纸,再上电视。罗院长在电视上刚好看到赵季林的左耳下有一颗小黑痣,再对比一下父子之间的长相,真的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赵季林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想这中年妇女的神经有问题,或者是想贪图他什么才故意这么做的,但他还是忍不住跟罗院长来到孤儿院看他所谓的儿子。
    当他在孤儿院门口看到一个小男孩在院子里孤独地坐在石凳上时,他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用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肉后,一阵疼痛使他感到此非梦中。
    这难道是真的?但长得像也不能说就是自己的孩子吧!自己一没结婚,二没和别的女人乱搞性关系。自己去深圳前只是......
    “赵经理,你现在未婚,孩子他妈也只有你才知道是谁啊。不管怎样,我希望孩子能得到生父生母的护爱和亲情啊。”罗院长打断他的回忆。
    赵季林没有说话,在商场上他可是有说有笑,但现在突然遇到这种事,还真的令他防不胜防,他得回家好好考虑。
    罗院长看到赵季林依然沉默,才想道赵季林还不相信孩子是他的,就对他说: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医院做DNA鉴定一下,反正我还没把这件事情告诉孩子呢。”
    “给我一点时间。”赵季林回到家里,已过六旬的父母正在做饭菜。父母是本份的农村人,早就盼望抱孙子了。母亲看到赵季林心事重重地回到家,关心地问道:啥了?没事,赵季林回了一句,又开始想他的“儿子”。
    搜肠刮肚地想了一晚上,赵季林还是无法理出个头绪来。自己去深圳前曾经和三个女人发生性关系,但这三个女人都不可能为他生小孩的可能啊。
    第一个女人是王燕。王燕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在大三时开始谈恋爱,相处后不久就发生了性关系,王燕在大四时为他打了一次胎,后来两人分到两座不同的城市上班。赵季林去深圳前去看她一次,并发生了性关系,不会是那一次就怀上小孩吧?当时,两人都已生有分手的念头,只是没有明说罢了。而且那次他们可是像以前那样做了避孕措施的。
    第二个女人是李晓玲。李晓玲和赵季林是同事,大他5岁。当时李晓玲和老公已分居一年,正着手办离婚手续,但李晓玲已生过小孩,并上环了,决不可能怀小孩的。
    第三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那是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为他饯行时去一家夜总会里找的小姐,他好象听到有人叫她小玉。到现在,赵季林还大致记得小玉的模样,小玉二十岁不到,像个女中学生般清纯而素静,长得很乖巧,也正因为这样,赵季林才忍不住要她做台。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她把这个小孩生下来吧。小玉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说,而且她生下这个小孩又丢下,对她有什么好外呢,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想都是不可能的。说实话,赵季林长到三十岁还没听说过小姐要为瞟客生小孩的事。
    过了两天,赵季林在良心的驱使下,还是悄悄地和罗院长领着小孩去做了DNA鉴定。鉴定结果出来了,这小孩真的是他的儿子。这结果令他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又躁动起来:现在认不认孩子?该不该去找孩子他妈?找到了又怎么样?是王燕和李晓玲生下的小孩倒是好办,因为目前这两个女人都已有家室,倒不会来为难他。但万一是那个小玉生下的小孩,以小孩的名义来纠缠自己,对自己名声影响极坏不说,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恐怕也难得有安宁的日子可过了。
    赵季林塞给罗院长一笔钱,只说先想办法找到孩子他妈再来认领。
    经过三天三夜的深思熟虑,赵季林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孩子他妈。他先是以同学的名义来到王燕家,刚好王燕老公不在家,他就通过旁敲侧击地打探当年的事。经过两个小时的谈话,他从王燕的眼神及其话语中可以断定当年王燕并没有怀小孩。然后他打电话约李晓玲出北京中科助力白癜风康复来,又通过同样的方法,他也可以断定李晓玲当年也没有怀小孩。剩下的事就很明显了,这个小孩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那个小玉生下来的。自己唯一的一次找小姐就促使这个小孩子来到这个世上,是他作孽,还是他的福气?他又怎么找她?他必须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否则他怎样面对儿子纯真无瑕写满疑问的眼神啊。
    赵季林叫一个好朋友帮忙到那家夜总会打探那个小玉的下落和住址。朋友回来报告他:那家夜总会的人都不知道小玉的情况,只说当年那些三陪小姐都是农村来的,至于家住哪儿,她们肯定不会说,就是说了也是假的。这样也好,那个小玉消失了就不会来纠缠自己和孩子了。
    在找不到孩子他妈的情况下,赵季林只有到孤儿院领回了孩子。他父母一看到有这么大的孙子,开始还楞着,但听到儿子的一番解释后,都高兴起来。想着孩子她妈已另有家室,那么他们两个老人就来照顾孙子吧,儿子现在已拥有一家大公司,要什么有什么,不担心找不到“后妈”。再说了,现在有这个孙子,赵家现在就算有后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赵季林和孩子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但别人家的孩子都有妈,孩子当然也忘不了要跟爸爸要妈,赵季林只有说过一段时间再帮儿子找妈。每当赵季林看到别人一家三口时,他还是很内疚地觉得对不起这个阴差阳错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
    一个月后的一天,赵季林应邀去参加老同学潘光荣的生日聚会。潘光荣家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妹叫潘玉来,大学毕业后分在市一中教书,目前还没有男朋友。潘玉来对赵季林似有那层意思,有闲时就来赵季林的公司逛逛,和他聊一些男女情感方面的话,但一直都没有表示什么,而赵季林对潘玉来也暗暗地产生悸动。当初和潘光荣同学时,这小姑娘就一直叫赵季林为哥,赵季林也一直把她当成自家妹妹一般,现在要想把这层亲如兄妹的关系扭转成恋人关系也未必不可,只是一时之间也不好开这口,再北京治疗白癜风术多少钱说现在又多了一个儿子,他就更加不好意思了。
    来庆祝生日宴会的没有几人,大家虽然在一座城市上班,但各忙各的,平时很少见面,现在大家聚在一起,不免就把盏痛饮。赵季林喝了很多,大家都走了时,他才想到回家,但他已走不成路了。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渐渐地,他发现这个房间似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他先是感到大腿处有点酸,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接着他很快发现有个人和他睡在一起。谁?他侧过头一瞅,他不禁吓了一跳:是潘玉来!这......
    他一动,潘玉来也醒了。
    “你醒了!”潘玉来面带羞涩地看着他。
    “我们......”天那!难道昨晚上的一切都是真的?他隐隐约约地想起昨晚上正和一个女人做那事。“这不是梦?”
    “不是。”
    “七年前......”这个房间七年前他也睡过,好象也发生类似的事。
    “七年前的事也是真的。”
    “小旭,小旭他......”
    “请你原谅我这么做,因为当时你已去深圳,我联系不上你,而我才读大二,所以......”
    原来这个小“妹妹”从小就爱他的,居然敢冒险为他生小孩!有爱如此!他此生何求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