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远山,枫叶飘零jofrornh

夕阳,那抹余晖渐渐地消失在那片茂密的大堤尽头。  周青,一米七六的个,偏瘦,但看上去和实际年龄不符。(白领衬衫下那条被微风吹起翠紫色带花纹的领带,时不时的搭在那身淡蓝色的西服上)总给人以年轻精神的感觉,成熟中透着那份儒雅和稳重。  今晚难得休闲,吃罢晚饭就来到了这片郁郁葱葱的河堤,顺河而上,享受着这份落日西下,恬静而又喧嚣的夜幕。恬静,是因匆忙的行人都随之落日归宿;喧嚣,是因四处觅食的小鸟在余晖的召映下,翩翩而栖。  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支香烟点燃,然后又习惯地把打火机顺手放进裤子的口袋里。双眼随口中喷出的烟雾悠闲地放眼向河堤边望去,只见小河那淡淡而流的河水顺堤而下,两堤斑驳的树影倒映在水面上被微风拂荡,波光粼粼。  周青手中那支忽明忽暗的烟卷伴随着堤边树林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小鸟的嬉戏声,悠闲的思绪把他带入了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年代。
那是七十年代的初期,周青还在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秋后正赶国家教育部颁布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法,初中实行三年义务教育。地方教育部门考虑出台这个规定的时间性,这年段的初中二年级(因为这时候的初中二年级的所学课程已经具备初升高的条件)也可通过正式考试初升高,愿意进学一年的学生当地学校也不勉强。因为家庭经济条件的原因,于是,周青也加入了这个初升高的行列。  临近决考的前一个多月,按照任课班主任陈斌老师的指示,所有参考学生必须加班加点地复习所学课程,全力备战初升高。早自习,晚自习也随之诞生。周青的女同学郑婉玉也不例外。  周青与郑婉玉是同班同学。郑婉玉论虚岁年长周青两岁,实岁,一岁不到,这年她十八个年头。两人家庭相距大约五六华里。多少还有点亲戚,不过彼此不是直系更不是近亲。他们的爷辈的爷辈可能有点血缘。  他两虽是同班同学,那时农村封建思想还很保守,男女同学虽在一个班级一个教室上课,彼此之间几乎没有语言上地交流,更别说学习以外的交往了。虽然郑婉玉是班里的学习委员,除平常收发同学的作业本,剩余的时间也就是学习听课做作业,课外顶多也就是和同性的同学说说话。周青更是如此,循规踏距。男女同学从不越雷池一治疗白癜风北京哪家医院好步,以免男女授受不亲。
记得是那个傍晚,周青从家吃罢晚饭,为了不耽误晚上的夜自习(那时初中是以村为单位建的,学校也就座落在离附近村子比较集中的地方,因经费方面的原因学校不开食堂)匆匆从家里往学校赶去。正行至河堤,此时天色已晚,远远看去,前面隐约有个身影蜷曲在地上。他不禁吓了一跳,这个时候是什么人还在那里?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他快步走到跟前俯下身子定眼一看,这不是郑婉玉吗?  婉玉,你怎么了?  你怎么了婉玉?周青一边询问一边伸手推了推郑婉玉的肩膀。此时的郑婉玉用自己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左脚,蜷曲在那。  我,我的脚崴了,现在疼得厉害。  那怎么办?我扶你去学校好吗?此时的周青着急地看着郑婉玉问道。  婉玉,你能走吗?我送你到村卫生所去找王先生看看怎么样?周青边说边用双手去扶郑婉玉。  我不能站,北京中科白殿疯病医院好痛,先别动我。等疼一会也许就好了郑婉玉示意周青别搀扶自己,努力试着自己站起来,但疼痛使她禁不住地大汗淋漓。于是,不由自地又痛苦地蜷缩蹲了下去。  婉玉,我还是扶你到卫生所找先生看看吧于是,周青看了看郑婉玉的那只崴伤肿胀的左脚,将郑婉玉慢慢地扶起。而此时的郑婉玉崴伤的脚疼得怎么也北京白癜风医院哪个比较好无法站立。  我背你吧,你扶紧我的双肩!周青蹲下身子说道。  不,你去学校吧,让我在这待会,不然你上夜自习就晚了。  天这么黑,这怎么能行!还是我背你去看看医生吧周青边说边把郑婉玉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双肩上背起了郑婉玉向村卫生所走去         





 (散文编辑:江南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