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飞啊,飞啊

飞啊,飞啊
一阵悠扬的《渔舟唱晚》把我从晨梦中唤醒,在舒缓流畅的旋律里,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回了回神。静静地听了一会这首熟悉的曲子,强烈的贪睡感久久不肯散去,还在拼命的缠着我。以前我的生物钟一直非常准时,从来不需要闹铃叫醒自己,到了该醒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醒来。也不晓得最近一段时间是怎么了,早晨总会睡过头,有几天还差点迟到。这样的现象是我不想要的,我的时间观念很强,从来不喜欢让别人等。总觉得让别人等是在浪费别人的时间,是对别人的不尊重,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自己要学会尊重别人。为了避免迟到,我迫不得已才设置了闹铃,并且用了《渔舟唱晚》作为铃声。我喜欢它的舒缓流畅,简洁的曲风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委婉,就像一条流过心田的温暖而清澈的溪水,滋润了我的每个细胞。我喜欢把自己的心事向它诉说,只要它在耳畔响起,心湖就会风平浪静。它陪伴我度过了二十多年,也记录了我二十多年里的风风雨雨,二十多年的坎坎坷坷也只有它知道。
我洗涑完毕拿起安全帽就向工地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浏览身边的大山。贵州黔东南州的山和其他地方的有所不同,这里的山峰不但高大,而且每座似乎都是独立的。有的像个馒头,有的像头野兽,还有的像根柱子立在天地之间。更为奇怪的是,如果换个角度去看,那些山峰又会呈现出不同的姿态。自从国家改革开放以来,诸多的青山绿山,已经变成了当地人发展旅游业,招商引资的金山银山了。我一边走着,一边领略着自然界的鬼斧神工,这么多年来,每到一处就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仔细想来,何尝不是一趟旅行,我也在这趟旅行当中,从天马行空的少年步入了鬓发染霜的中年。一路走来,遇见过各式各样的人,看见过色彩各异的景,从春花走到冬雪,又从夏雨走到秋月。从前总觉得时间太多,可以由着自己随意挥霍,如今才渐渐明白,原来属于自己的光阴实在是太少,短短几十年少得屈指可数。世界之大可以任意到处游玩,人生的这趟旅行,只有一个终点,那就是从哪里来,再回到哪里去。从无到有是个过程,从有到无也是个过程,整个过程中我从娘肚子里哇哇坠地,再到向世界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其间我见识了很多,学会了很多,也忘记了很多。回首往昔,那条曾经走过的路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一条布满辛酸的路,还在心里蜿蜒曲折伸向远方。我预测不了远方的路上是否能一帆风顺,是否能阳光明媚,但是我知道在自己迷茫的时候,始终有两个人在为我指引方向,左边的是父亲,右边的是母亲。认认真真作人,勤勤恳恳做事,是他们烙在我灵魂深处的人生坐标。
由于赶时间,我把目光从那些奇特的山峰上一扫而过,虽然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但是看的次数多了也就记住了它们的每个特点。有可能就这么一记便是一生一世,有些东西一旦在心里生根发芽,就永远也抹灭不掉。一座城、一座山、一个人都是一路上的一个标点,把每个标点串联起来就组成了人生的这趟旅行。眼看着这趟旅行已经过半,留在心里的那些标点,也就相应的成为了自己最宝贵的财富。不管是欢乐的,还是悲伤的,都是自己的经历。泥泞中摸爬滚打,换来的只有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淡然一笑。
快走到工地大门口的时候,从口袋里传来的信息提示音,我急忙打开看了看,原来是家里的她发来的。她说今天是她和我结婚二十五周年的纪念日,二十五年前她满怀与希望嫁给了我,她又问以后还会有一个二十五年吗。我以最快的速度看完了信息,心里面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咸交织在一起一股脑儿地蹦了出来。我强压住心里的酸楚,把头向天空中昂了昂,希望红彤彤的晨曦能带走眼眶里的那些不争气的液体。但是事与愿违,我越想控制越是控制不住,那些狂躁的液体还是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我装好手机,顺势掏出纸巾檫了擦眼睛,在原地站了一会。当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整个心都被她的信息给揉碎了,碎到快要崩溃的边缘。作为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可我偏偏没能达到那个境界,有种愧疚感始终挥之不去。
我草草吃完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工地上也随之热闹起来,各种各样的敲打声汇聚在一起,奏响了一首工地交响进行曲。说来奇怪,此时的我是平静的,耳边安静得只能听到电焊条在融化的声音,所有心事也随着焊条在融化成形。我喜欢那种安静的感觉,特别是敲开药皮看到喜欢的纹路出现在眼前,心里面更是无比欣慰暖洋洋的。在我一生当中,有两样东西是最喜欢的,又是至关重要的,一样是电焊条,另外一样就是笔。虽说它们没有生命,但是它们能懂得我的心思,能坚贞不渝的陪伴着我,它们早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爱笔,热爱笔下洋洋洒洒的文字,我爱焊条,喜爱焊条下热热乎乎的纹路,一个是精神上的支柱,一个物质上的给予。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是不是过于喜爱它们,而忽略了对家庭的经营,家毕竟是自己的栖身之所,不是一个人可以主宰的,每当想起这个问题,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滋味油然而生。那种滋味里掺杂着愧疚与责任,也掺杂着理解与沟通,更掺杂着聚少离多时的期盼。有时候越是想找到答案,大脑里越是模糊不清,在大是大非的紧要关头,我都能把握好方向,为什么处理不好家庭的矛盾,于是乎我就喜欢上了安静。经常把自己给封闭起来,经常到花前月下去寻找一丝无声的慰籍,经常用虚伪的谈笑风生,来掩盖心灵上的孤独,经常在文字面前毫无忌惮地宣泄世俗的压抑。有时候我也明白自己所偏爱的安静,只是一种逃避的态度,是一种不敢勇于面对现实的懦弱无能,可是我就是无法摆脱骨子里仅存的那点男子汉的自尊心的束缚。有人说男人的成功,不在于拥有多少头衔和财富,而在于能不能给心爱的人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我想这句话应该是正确的,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错与对,幸福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只是一种感觉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对于幸福的感觉也不尽相同,只要自己觉得安逸就行。当然自己的安逸不能强加于别人的痛苦之上,懂得换位思考才会使得安逸充满欢歌笑语。
如今的我不想去改变谁,也不想去改变自己仅有的清欢,只想着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眼看着人生的这趟旅行,很快就要到达终点,渴望余生里能多点体贴,让四季的花香芬芳整个旅程。茫茫人海,有些人一朝转身便是一生,有些人一夕牵念便是一世。两个人要经过多少次的前世擦肩,才能换来今生的同床共枕。既然有幸携手于滚滚红尘,那就化干戈为玉帛吧,因为来生不一定再会相遇。有活干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过得太快,转眼间一天的功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里。我戴上耳机静静地听着《渔舟唱晚》,云贵高原上的月格外明亮,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此时的家乡想必也是月色如娇。赏一窗云月,念一方水土,听渔舟唱晚,把一棵的心放在玉盘中翱翔,风轻月明,飞啊,飞啊。
随机推荐: 圣哥弟娅2019春款女连衣裙仙雪纺裙超仙短袖碎花裙夏季流行长裙 哈伦牛仔裤女 喇叭裤复古 配电箱装饰 遮挡 耳环挂钩式
相关的主题文章:
返回列表